甘井子“苏联房”谋杀案

原创:曲国胜
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中后期,我国上空阴霾布满,“文革”妖风暴虐,大连作为一个缺乏百年的新式滨海城市也不免其难,除了“文攻武卫”派性作怪,大连的工总司和“革联总部”以及“三联部”等群众安排“夺权”也适当剧烈,好在大连的法制在瘫痪中还能维系一丝安稳空间,刑事案子不像别地那样层出不穷。

那时,我正好在“停课闹革命”傍边,十七八岁花季猎奇心胀大,有幸目击和了解了这桩案子的全进程。

在甘井子车站的北面,有一片当年苏联赤军留下的“军官楼”,是“克复”后苏联赤军盖得,听我父亲说,他还参与了其时的工程建造。1956年,苏军撤离大连,这些“苏联房”根本都移交给大化以及二发电等大型国有企业,但这些二层楼的“别墅”一般人是享受不了的,大部分是大化的厂级领导和工程技术人员。

从甘井子百货一神往上走,上面的左右两条路都是“苏联房”,现在根本都拆了。
就在我这副相片的“苏联房”里,发生了这起惊天血案。
这儿我要先介绍一下本案子的“主人公”,大化的“刘大佳人”。
大化全称大连化学工业有限公司,在我的印象中,大化也有两三万员工,整个甘井子的“南海头”大化连绵几公里,老迈了。

当年我老仰慕大化工人了,每天早上翘望经过甘井子“桥门洞”声势赫赫的拿着饭盒的步行大军,骑自行车牛逼郎当的俏男俊女,这一向都是我人生的神往。

别看大化很大,作为学生的我从不生疏,“大炼钢铁”去大化拣过焦子,“除四害”去大化挖过蛆蛹,还曾大模大样地穿过门岗进大化泡过大澡堂子,最骄傲地还在大化东沙龙看过电影和评剧,现在想起来也耐人寻味。

大化有个“刘大佳人”,这仍是一条街上的春长大哥说的。
春长大哥比我大四五岁,哈哈!早婚,他的“洞房”叫咱们东山这群“虎狼”哥们嬉闹毁了,他媳妇是大纺的,春长大哥说是他骑自行车不小心“撞”来的。春长有一天跟咱们说,大化有个大佳人,万里挑一啊!就是貂蝉再世贵妃重生仙女下凡,长的血俊,用什么形容词说“刘大佳人”都不过火,什么双瞳剪水朱唇皓齿,什么风流旖旎绰约多姿,就是出水芙蓉丰姿冶丽倾倒一片。

难以想象的是,咱们这群年幼无知的半大小伙子还曾到大化“桥门洞”堵过,却历来也没有见过“刘大佳人”的芳容。

看过我文章的朋友知道咱们甘井子东山小商场这片,出了老鼻子卷球的了,国家队就有好几个,省队就数不过来了。咱们东山这片有个习气,早上或许晚上总有一群毛头小伙子跑步,跑一趟怎样也有10多公里,有时从甘井子跑到周水子轻刺溜折返跑回来。

这天早晨跑步回来,传闻“苏联房”杀人了,还跟大化“刘大佳人”有关,听行人说,“刘大佳人”就在甘井子派出所。
甘井子派出所离我家也就百八十米,咱们众哥们张狂奔跑而去。

派出所所长大姜跟咱们混的很熟,其时为冲击“痞子”,居民委安排咱们“德智体”全面发展的好学生“警民联防”,所以咱们到派出所驾轻就熟。可能是案情挺杂乱,派出所大门关的很紧,谁也进不去,咱们只好站在窗口张望。只看见见一蓬首垢面女子呜咽哭泣,也看不清她终究长的什么容貌,传闻在“苏联房”杀的人,咱们奔往“现场”。
“苏联房”门前人头攒动,都在谈论杀人的“进程”,我才知道“事情”的缘由。

本来,“刘大佳人”的老公是大化碱厂的一名工程师,叫张先尧,南边人,大学结业分配到大化。后来,经人介绍,不知被多少人觊觎的“刘大佳人”总算名花有主,嫁给了这位“南边墨客”张先尧,也甭说,男才女貌其时在大化也曾是一段美丽美谈。

可好景不长,性格张扬的“刘大佳人”好像看不惯南边小男人的“奶性味”,不是由于没有日子情味仍是由于日子习气不同,“刘大佳人”整天找张先尧的缺点。张先尧委曲求全,家务活全包办不说,对“刘大佳人”忍辱负重百依百顺,可就是由于“文革”观念不一致,“刘大佳人”竟找到厂部离婚。其实,明眼人早看出来了,最近一个阶段谣传,“刘大佳人”和大化“革联总部”造反派的小头头孙喆“搞破鞋”。

孙喆是大化技校结业的,知道他的人都说别人不错,特别足球造就挺深,在大化厂队司职右边锋,速度血块,当年也有30了吧,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没有成婚,有人说他曩昔曾追过“刘大佳人”,后被“刘大佳人”回绝至今未婚。

“刘大佳人”和孙喆在一起“同居”了多长时间不得而知,横竖这一切都搞的是“地下工作”,人不知鬼不晓得。可后来,“刘大佳人”和孙喆也不知为什么事闹翻了,“刘大佳人”又回到张先尧的“怀有”,张先尧又义无反顾地接收了她。这把孙喆气的够呛,他以为“刘大佳人”欺骗了他的爱情,并为此丢失了不少金钱,一向耿耿于怀。

有些事总是那么难以想象,这天晚上,当住在大化“红楼”的孙喆看到“刘大佳人”又钻进一街之隔张先尧的“苏联房”,恨不打一处来,在自己的“茕居”处喝了深夜的“混合酒”,下深夜3点多钟,爬上了“苏联房”,制作了这场骇人惊闻的“凶杀案”。

总算在@大连老吉普
那里发现这栋二层小楼
二层左面为凶杀现场

孙喆手提一把菜刀,凭借酒劲,摇摇晃晃地来到“苏联房”。
是夜万籁俱寂,人们都在熟睡之中,孙喆从楼梯直上二楼,发现屋门紧锁,此刻已是夏日,张先尧的窗户仍是开着的,孙喆直接跳上阳台破窗而入,在夜色迷漫中模糊地朝着“刘大佳人”一刀砍去,没想到这一刀砍在“刘大佳人”的胳膊上,登时鲜血迸飞,“刘大佳人”痛的嗷嗷直叫,这时候,张先尧现已被吵醒,凭着男人的自觉一把扑在孙喆的身上,嘴了还喊着“快跑”。“刘大佳人”在张先尧和孙喆羁绊的当口,穿戴背心裤衩跑了出去,她也很厉害,一憋气跑到甘井子派出所。

这时候孙喆和张先尧正在搏斗着。
孙喆挥舞着菜刀,大声喊叫着:“这事跟你无关,你甩手,”张先尧死死地搂住孙喆,嘴里还一个劲地喊着“快跑!快跑!”。孙喆想把张先尧甩开,但张就是不甩手,穷凶极恶地孙喆又喊道:“你再不甩手,我就杀了你。”张先尧不知从哪里来了勇气,就是不放手,孙喆抡起菜刀狠狠地朝张先尧的手臂砍去,张先尧痛疼地松了手。孙喆跳下床来,直奔走廊而去。正在这时,张先尧猛扑曩昔,双手只是地抱住孙者的大腿,孙喆早现已失掉沉着,张狂地挥舞菜刀,把张先尧砍得改头换面血渍呼啦。

当孙喆跑出“苏联房”,“刘大佳人”早已石沉大海,这时早已惊扰邻居,有人跑到甘井子公安分局报案了。
当公安人员赶到“苏联房”,张先尧现已没有了呼吸,法医鉴定后,被救护车拉走了。
此刻还不到清晨六点。

咱们东山的十几个猎奇的小哥们跑到“苏联房”,公安局现已撤离了,斗胆的国子首先闯了进去,咱们鱼贯而入,只见“苏联房”里边一片狼藉,皎白的墙上喷满了血渍,从里屋一向洒满走廊,屋子里还有一股血腥的滋味,咱们赶忙跑了出去。

正午,在“苏联房”的后山上,也就是石矿大卷扬机的顶端,有目击者报案说,卷扬机最上面吊死一个人。公安直奔现场,发现正是孙喆。

后来再也没有人知道“刘大佳人”去向,有人说她也进去了,也有人说她自杀了,横竖大化看不见“刘大佳人”了。

甘井子老相片